最新网址:www.vipsk.org
VIP中文 > 玄幻小说 > 穿成气运之子的死对头 > 正文 第33章 我发现了你不得了的秘密

正文 第33章 我发现了你不得了的秘密

    江淮一噎,亲自给她添了杯茶水,把点心往她身前推了推,一脸讨好,“我猜你肯定不是之前的牧慈,说吧,你是哪里来的大佬,来做什么任务?”眼珠一转,想到这里是沈肆年的府邸,压低声音,有些惊讶的说道,“你该不会是来攻略闫王的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前世一直忙于学医,可自己的舍友很喜欢看小说,以至于自己闲暇时就被拉着听她讲那些狗血的剧情,久而久之,也摸清了一些套路。

    他之前并未接触过牧慈,只是偶尔听说相府千金端庄大方,现如今一看,完全没沾边。

    而且牧慈给他的感觉很神秘。

    说她身上没有秘密,打死他也不信。

    一副自以为自己看透了一切的表情,像一只傲娇的铁公鸡。

    牧慈嗤笑一声,“白痴!”

    江淮脸上的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两人挨得很近,在牧慈眼里,江淮就是一个女人,而江淮被识破身份后,在牧慈身边也轻松自在起来,丝毫没了外人面前那副高不可攀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就是很信任牧慈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对于强者的无脑膜拜吧。

    江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牧慈偶尔回应几句,实在烦得不行,手心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伸手直接薅上了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沈肆年进门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幕,牧慈抚摸着江淮的头发,江淮一脸笑意快要依偎在她怀里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,碍眼极了。

    心口发闷,脸色更加阴沉起来,身上释放的冷意就连几百米开外的镜一都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牧姑娘你稳住。

    在下先遛了。

    镜一刷的就飞出了墙外。

    此刻,当事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五根修长的手指不停的用力,他墨黑的头发在她手里变形扭曲,变化成各种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祖宗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……”江淮欲哭无泪,根本不知又如何招惹这个小祖宗不开心,只感觉头皮发麻,头顶今日不是秃了就是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“闭嘴,在哔哔,弄死你!”牧慈糯糯的嗓音,带着一丝霸气。

    江淮一万个答应,也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牧慈这才放开了他。

    头发脱离了魔爪,整个人恢复了自由,立马跳出一段距离,一边动作轻柔的按摸着头顶,一边欲哭无泪的控诉着,“小祖宗,你这下手也忒狠了吧,我这头发都要被你薅没了,你知不知道,头发可是我们男人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牧慈看着他的方向双眼一亮,立马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淮心抖了抖,不停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只见距离越来越短,他面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,要薅就薅吧,一百年后还是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,睁眼看去,只见牧慈挂在了沈肆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哇哦!”他惊呼一声!

    两人都不曾理会他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他看戏,默默地在一旁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,还顺手抓了几颗瓜子,学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果然小祖宗拿的是攻略剧本。

    瞧!

    堂堂王爷,杀人如麻,冷血无情,现如今一遇到小祖宗,还不是只有亲自擦手的份。

    牧慈窝在沈肆年怀里,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气运。

    心里寻思着,现如今她神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,再过几日,可以把他的毒全解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就可以双修啦,嘿嘿!

    一时兴起,直接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淮看到她傻笑,手一抖,一言难尽的小声嘀咕道,“傻了吧唧的~”

    声音虽小,但两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的抬起头,目光不善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被盯得头皮发麻,默默地起身往门外挪了挪,“小祖宗,再见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    牧慈:(ー_ー)!!

    这人怕不是个傻子?

    沈肆年动作轻柔的把她的手擦拭了一遍,似乎有洁癖,又擦了一遍,“以后不用亲自动手,想收拾谁就让镜一出手,嗯?”

    牧慈眨了眨眼睛,酥**麻的嗓音,撩人极了。

    很想把他最后一个字吞进肚子里藏起来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嘴唇,心痒痒的,手不由得捏紧他的胳膊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肆年不明所以,但按她的要求又说了一遍,“以后不用亲自动手,有任何事情找镜一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撩人呢!

    牧慈沉浸在那一个嗯字里,对于后面的一句直接忽略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子,不知在想些什么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浩瀚无垠,忍不住被她吸引。

    刚刚进来时的确很生气,但走近了一看,才知晓是自己误会了,但看两人挨得那么近,自己心里也的确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就在她扑向自己怀里的那一瞬间,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他隐隐约约有些明白自己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但他不清楚,怀里的小女孩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吗?

    想问,但又怕吓着她。

    “沈黑炭,你放心,我马上就可以把你解毒了。”

    沈肆年脸一僵,犹如一盆冷水泼上来,原来自己是累赘吗。

    她双手攀着他的脖子,凑近他的耳边,“那时候,我们一起双修好不好!”

    糯糯的声音,独属于她的馨香,包裹着他。

    一瞬地狱,一瞬天堂,他似乎感受到了。心跳得更加快了,整个人热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把她的手拿了下来,没有推开,抱着的手紧了紧,“你知道双修是什么吗?”声音暗哑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就是、就是酱酱酿酿……”她挥舞着小手,有些焦急的解释着,“我知道,真的!”

    沈肆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她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莫名的有些开心.ヽ(^Д^*)/.

    “好,你都知道!”沈肆年按住她挥舞的小手,声音不知不觉的温和下来。

    牧慈看着他一脸不信,心里气得不行,但又没办法,谁让自己真的不知晓,否则,今日就可以展示一下。

    早知道,当初就该逼着她们说出来。

    说的越详细越好,可如今她只能叹息。

    她觉得,明日就偷偷的学习,到时候,让沈肆年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镜一觉得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自家主子再也不排斥牧姑娘,甚至连眼神都温柔了不少,而牧姑娘就很少下地了,无论去大厅用膳还是去书房,都被王爷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能被抱着绝不走一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在她用完膳后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在第

    次被他家王爷抱着走路后,镜一和一众人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走的不是路。

    这是杀狗!

    光明正大的杀狗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牧夫人的病情越来越重,自从前一天晚上吐血后,更加严重起来。

    牧砚之心急如焚,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牧菀菀跪在闫王府的门口,求牧慈为牧夫人治病。

    艳阳高照,骄阳似火!

    牧菀菀浑身是汗,脸色发白,紧紧的咬着牙齿,死死的盯着大门。

    四周全是看戏的百姓,众人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她不会以为抱上了闫王这条大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吧,这牧小姐可是相府的千金,如此跪着是给她几分脸面,居然如此不实抬举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养育之恩大于天,现如今,牧夫人病重,可她却丝毫不心急,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会遭天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雷怎么不劈死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说姐姐,姐姐也是有苦衷的,当初是我的错,如果不是我,姐姐就不会被送走,不送走,她心里就不会有怨恨,都是我,都是我的错,呜呜呜……”牧菀菀摇着头,哭的梨花带雨,整个人摇摇欲坠,还不忘帮牧慈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你啊就是心好,这和你有什么关系,她霸占了你的身份十几年,是个人都没脸活下去。”
  http://www.vipsk.org/121_121981/4201553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vipsk.org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vipsk.org